第八章 生财之道_火影里的催眠大师
帝都小说网 > 火影里的催眠大师 > 第八章 生财之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生财之道

  “冰糖葫芦哟!”离呆滞着死鱼眼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遇到川谷大叔的第三天顺利抵达了一个小镇,离第一次感受到火影世界中正常生活场景的热络,车水马龙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充满着烟火味,若不是人们的穿着打扮离都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现代社会。可是为什么会有冰糖葫芦!

  “呐,这是我的偷偷攒的零花钱。”小鬼头殷瞬看到离目不转睛的盯着冰糖葫芦会错了意,背着川谷大叔从怀里紧张兮兮的掏出一枚硬币递过来。

  “……”离不知道应该谢谢殷瞬的大方还是应该吐槽一把。

  “快拿着,被师傅看到我就惨了!”见离没有动静,殷瞬抓过离的手把硬币塞进他手心里。

  “那个……其实我不是想吃……”

  “小瞬,过来。”川谷大叔在杂货铺里对着殷瞬招手。

  “记得给我留一颗。”没等离说完话,做贼心虚的殷瞬听闻呼喊跟离嘱咐了一声后一溜烟的跑向川谷大叔。“来了师傅!”

  “离你自己先逛一会吧,我们要买很多东西,到时候在城外停马车的地方汇合。”川谷大叔朝着离打招呼。

  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视线中的川谷大叔带着殷瞬走进铺子里消失。

  “要不,尝尝看?”瞅了瞅手心里的五十块硬币,离踌躇着走向叫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面前。

  “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哟,客人来一串?”这一口醇正的京片子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卖?”离看着一脸谄媚的小贩忍住了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丢你雷姆的欲望。

  “三十元一串,感谢惠顾!”

  唔……酸而不涩,甜而不腻,不错不错。

  漫无目地的随着人流走马观花,离揣着两枚十块钱的硬币,咬了一颗糖葫芦在嘴里嚼着,“说起来被鼬追上的时候丢了行李,连钱包也没了,是不是要想法子赚点钱呢,去虹之国的话应该很远,没钱会饿死在路上的。”

  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忽然有个身影朝着自己撞来。

  啪嗒——被撞了一个踉跄,手里的糖葫芦一个没抓稳掉在地上。

  “不好意思啊小兄弟,没撞到你吧。”撞到自己的男人用浮夸的演技扶住离,慌乱的在离身上摸索着。“都怪我走路没注意前面,你没受伤吧……啊!”

  抓住在怀里扭动的手腕,离下意识的用上了查克拉反方向往后一扼,一副漫画里经常出现的流氓打扮的男人吃痛惨呼一声,顺着力道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身体向后方倾斜。

  “连我这个身上只有二十块钱的穷逼都偷,要说你没人性还是没眼力呢?”离看着掉在地上的冰糖葫芦有些可惜,窝火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啊!我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了你而已,我赔你的糖葫芦就是了!”男人大声为自己辩解。

  “三千块。”离拿出当年纵横夜市摆地摊界的本事,狮子大开口的直接翻了一百倍价钱。

  “你抢钱啊!疼疼疼!我赔我赔!”手上的痛楚又加重了几分,男人知道自己啃到硬骨头了,不得不认栽。

  离闻言松开扼住男人的手,男人揉着手臂站起身子从怀里掏出一张揉成团的钞票丢在离怀里,“拿去!我只有这么多!”

  “嘁,当小偷当到这个份上实在给这个职业丢脸,要是让你看到我们中国文雀手段还不跪着喊祖宗。”离看着男人挤进人群里的背影不屑道,小心的抚平这张五百块的大钞。

  唔,我好像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

  离目光闪闪的瞅着大钞冒出来一个想法,四处张望了一下,有了目标的离走到一个小摊上蹲下身子,“老板,这个墨镜怎么卖?”

  “一百二十块。”

  “二十,爱卖不卖。”

  “……”

  这种水平还敢摆地摊,饿不死你。

  离顶着二十块买来的劣质墨镜在人群里扫视着。

  “话说写轮眼真的很好用啊。”墨镜下离的双眼呈猩红的勾玉状,周围人们的动作丝毫毕现的映射在瞳孔中。“嘛,找到了。”

  一个穿着华贵的贵公子殷勤的在面具摊位前拿着面具讨好身边的少女,在写轮眼的动态视力下离清楚的发现一个男人装作闲逛的样子有意无意的朝着二人靠近。

  “虽然材质粗糙,不过画艺可堪,神女面相精致又不乏端庄,还算配得上铃音你。”装模作样的附庸风雅,贵公子摇着纸扇给自己的一番装逼打了满分。

  “您过誉了。”铃音颇感无奈的瞅了一眼贵公子口中画艺可堪的面具一眼,色调混乱无章,笔毫分散无力,充其量就是给小孩子拿来玩的——铃音在心里定下评语。

  “怎么会呢,铃音身姿神悦,舞态华美,今晚的表演用它再适合不过了。”

  “一肚子草包的二世祖。”即便心中厌恶,铃音也不得不强打起笑脸应付这个给自己捧场富贵子弟。

  此刻一直徘徊在二人周围的男人目视前方从铃音身边走过,在动态视力下里看到男人的手从铃音腰间拂过,轻巧的扯下了少女挂在腰上的玉佩。

  “得手了。”离喃喃了一句,不由自主的在写轮眼下离学着男人嘴唇的蠕动说出了这三个字。“复制能力啊……女人也能佩玉的吗?”

  瞥了一眼无所察觉的两人也没有提醒他们,离跟着男人的背影踏上脚步。

  “还挺小心。”离开了人群,男人七拐八拐的走进小巷里,离小心的保存距离吊在男人身后。“跟刚刚那个菜鸟明显不一样,娴熟很多啊。”

  “不愧是大哥出马,这块玉的成色看起来不错啊!”

  “不会吧……”拐角前的巷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离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不然我凭什么在这条街上混,你今天有什么收获没有。”另一个声音传来,看样子就是偷了玉佩的,应该是个小头目。

  “我……”这个熟悉的声音有些吞吞吐吐。

  “哎?”

  “不好意思,可以打扰你们一下吗?”离凑出头提醒道。

  “啊?你是谁?”小头目诧异的转过身子望向离。

  “是你!老大,就是这个人刚刚抢了我的钱!”

  果然啊,冤家路窄……

  小头目身后的正是偷窃离失败被反讹五百块的那个扒手。

  “哦?你混哪条道的,不把我陇二放在眼里是吗?”小头目阴恻恻的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匕首,“干我们这行的本来以用刀为耻,不过既然你是来找茬的就不用顾忌了,让你尝尝大爷我的厉害!”

  “老大威武!干掉这小子!”小头目在后方给向着离冲来的老大打气。

  “趴在地上别动,不行啊……”离看着从自己身侧冲过去的小头目失望的叹了口气,果然对人不可以直接下达行为指令吗?

  “老大?你去哪?”“啊啊啊……砰!”小喽啰一脸懵逼的看着老大嚎叫着气势如虹的与离擦肩而过,然后一头撞在墙上软软的瘫了下来。

  “那么,可以请你把手上的玉给我吗?”离摘下墨镜,露出妖艳的五芒星瞳孔走到小喽啰面前和蔼问道,是的,他想到的生财之道就是黑吃黑。

  “请……请拿去……”被一双非人的瞳孔注视,小喽啰颤抖着弯下身子双手高举玉佩递上。

  “嗯,谢谢。”接过玉佩吹了口气举在阳光下打量了一眼,完全看不出来门道的离悻悻然把手放下重新看向保持着躬身姿态颤抖着的小喽啰。“抬起头来。”

  “是……”小喽啰颤抖着抬起头望去,摄入眼中的是一片猩红……

  “催眠只有三十秒时效,虽然写轮眼自带的幻术准备前提有点多,不过还蛮好用的。”这两天内在夜晚的虐鸟活动里无意中发现一些幻术的使用技巧,初次在人身上实验效果还不错。

  在两个不称职昏迷的文雀身上摸索一番没有任何额外收获,离忍不住啐了一口拍拍屁股准备离开。

  “就是这里,有人看到那个惯偷来了这里。”

  “铃音小姐不要着急,这城里是我崛北的地盘,我一定帮你找回来!”

  “……”听着巷口外杂乱的脚步声和对话,离无语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死路,正想着翻墙溜走时冷不防一群手持棍棒家仆打扮的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停在离面前止步,刚刚那一对男女也赫然在列。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那边是对地上躺着的两人摸不着头脑,离是看到失主做贼心虚。

  “嗯……我说我是路过打酱油的你们信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didou9.com。帝都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ido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