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海上屠杀_火影里的催眠大师
帝都小说网 > 火影里的催眠大师 > 第二十四章 海上屠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四章 海上屠杀

  “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踩着脚下摇晃的小舟,白绝很不爽的问着站在前面的带土,“在海上我的能力一点用处都没有嘛。”

  “别抱怨了,一会就有事情干了。”狂躁的海风不时鼓起浪头打向容纳着二人的小舟,在带土查克拉的控制下小舟勉力支持着,视线的尽头忽然出现了光点,光点印在带土唯一显露在面具外的三勾玉写轮眼中流露出光彩,“来了。”

  “船长,天亮差不多就能到岸了,你去休息一会吧。”

  “嗯,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有些疲惫的从掌舵口退下,船长把事务交托给了身边的年轻副手,“说起来我也真是老了,是不是该退休给年轻人让出位子了呢?”

  “快看!那里是不是有人?”正感慨着岁月无情体力不支,甲板上的船员突然指着海面叫道。

  顾不上再唏嘘,船长迅速靠向船舷边向船员指着的位置望去,依稀间可以看到一道黑影在海面上漂浮,似乎随时会被浪头给吞噬下去。“把我的望远镜拿来。”

  “给!”接过望远镜抵在眼上,船长终于看清确实有两个穿着长袍的人站着小舟上,虽然因为天色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不过已经足够船长做下决定了。“转舵救人!”

  “可是船长!”掌舵的副手开口道,“这种环境下完全无法分辨来者,如果是海盗的诱饵怎么办?”

  “已经里岸边不远了,哪里会有什么海盗!”船长语气强硬不容反驳,“很有可能是出海遇到风浪的渔民,不能因为一点顾虑丢下两条人命!”

  “可是……”副手还有话说。

  “转舵!”

  “……是。”看着副手不情不愿的听从命令开始转舵,船长暗自摇头,“还是太嫩了,在海上讨生活谁都有可能遇到意外,现在帮别人以后就靠别人帮自己了。”

  “哦?朝我们过来了。”绝指向掉头朝向自己行驶而来的大船。

  “倒也省了一番功夫,准备一下吧。”带土盯着船头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

  “不对,这两个好像不是渔民。”随着距离的靠近,带土和绝的身影逐渐在持着望远镜的船长眼中清晰起来,“奇怪的面具和长袍,后面那个……”

  白绝那异与常人的身体透过望远镜映在船长眼中,瞳孔一阵收缩,船长放下望远镜惊恐的朝着副手大喊,“快停下来!”

  “咦?他们又在干什么?”距离已经十分接近,绝看向停下了行驶又开始转头的大船疑惑道。

  “想走?晚了。”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平静的阐述事实,带土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你自己想办法跟上来。”

  “啊?我不会水啊!”没有理会绝的聒噪,带土的身影消失在了小舟上。

  “发生了什么?”一直注视着小舟的船长发现带土的身影消失后惊愕的瞪着眼睛,还没做出什么反应船头上突然传来副手的一声惨呼。

  “啊!”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回头望去的一幕又让船长瞳孔一阵收缩——那个刚刚还在小舟上的奇怪面具男此刻正在甲板上掐着副手的脖子。

  “你是什么人!”久经风浪的船长意识到眼前的面具男不是等闲之辈,挥手制止了船员们举着武器想要上前的举动。“你想做什么!”

  “我?你们不需要知道。”手上用力,掐着船长副手的脖子缓缓将他举起来脱离甲板,无法挣脱脖子上传来的巨力,副手双眼已经开始翻白。“我只需要你们全都死在这。”

  “船长!”船员的呼声传来,看着副手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哪怕是明知对手不简单船长也忍不下去了,“动手!”

  “幼稚。”对船员们的攻击不闪不躲,带土任由刀刃穿过自己的身体没有动作。

  “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船员们逐渐失去斗志松开了握着武器的手,慢慢的在带土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圈没有人再敢踏足。

  “这样就放弃了吗?”将手上早已没有呼吸的副手丢在甲板上,尸体与甲板碰撞的振动让已是惊弓之兔的船员们心中俱是一跳。

  “阁下到底是何人,我们哪里得罪了阁下。”看到船员们纷纷失去斗志的模样船长不得不站了出来。

  “我们素不相识,更无怨无仇。”

  “那为何!”船长愤怒的咆哮。

  “我说过了,我只是需要你们死在这里罢了。”对于船长的怒吼带土很平静的应对,仿佛他说的好像是借我一块钱一样这种无所谓的小事。

  “胡言乱语,大家振奋起精神来!”放弃沟通,船长举起长刀鼓舞士气,“哪怕他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也只是一个人,他还能杀得了我们所有人吗!”

  看着独身一人冲过来的船长带土依然没有动作,穿透了船长挥舞来的长刀,在船长惊恐的神色下带土往前踏了一步,就这样整个身子和船长交错穿过。

  扑哧,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转身,船长感到胸口一凉,艰难的低头看了眼,半截染血的刀尖从背后穿透了胸腔露了出来。

  “也就你还有点骨气。”伴随着带土的评价,船长悔恨的瞪着眼倒下,“不该靠过来的吗……”

  “那么,你们怎么说?”带土视线扫过之处,众船员齐齐慌乱的后退一步。

  “拼……拼了!大不了死而已,我们这些海上讨生活的还怕死吗!”似是被带土眼中的轻蔑激起血性,开始有人带头鼓起气来。

  “上啊!”

  “第一个敢于直视恐惧的人可以称为勇气。”面对汹涌而上的人群眼中的猩红没有一丝波动,穿过一轮攻击后抓住缝隙扭断一人的手腕,在一声惨呼中夺过长刀挥过带起一抹鲜血。“而你们,则是无知。”

  甲板上很快被鲜血染红,随着最后一人倒下带土丢下长刀插在甲板上,“你太慢了,绝。”

  “人家可是很辛苦的划着船过来的!”刚从甲板上露出头的绝不满道,“而且你不也是刚刚才解决吗?”

  “人太多了,杀起来也有些费事。”带土对此倒是没有反驳。

  “说起来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就是为了杀这些人吗?”按照绝对带土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才对。

  “我可没打算让他跑去虹之国过悠闲的日子,我说过的吧,留给他的那种安逸时间不会太多了。”

  “啊!为了那个叫离的小鬼啊。”绝顿时明白了带土的意思,“接下来呢,那个小鬼的能力很奇怪,要让他开万花筒吗?”

  “万花筒可不是那么好开的,不过好在我已经做了准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那类似万花筒的能力配合不同阶段的写轮眼会有不同程度的加强。”海风逐渐平息了下来,带土的声音也凝实下来,“只要他成长到足够我使用的程度就好,未必需要万花筒。”

  “哦?你这么看好他那双奇怪的眼睛?”绝啧啧有声起来,“很少看你对莫个人这么自信啊。”

  “谁知道呢?”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带土在空间扭曲中缓缓消失。“善后的事情交给你了。”

  “哎?怎么苦活都是我干啊?还有我要怎么回去啊!”

  请知悉本网:https://www.didou9.com。帝都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ido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