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鱼主教训话_全职艺术家
帝都小说网 > 全职艺术家 > 第一千零一章 鱼主教训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零一章 鱼主教训话

  某位一线歌手与同伴交流:“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羡鱼老师的课很特别。”

  “嘶。”

  同伴第一时间回应,好像被对方说到了心坎里:“我还以为只有我这样呢,你也这么觉得?”

  或许是声音太大了。

  旁边几个一线歌手也加入了进来,一个个眼神火热:

  “聊什么呢?”

  “羡鱼老师的课吗?”

  “我最喜欢上的就是羡鱼老师的课了,虽然他每天只有一堂课,但每堂课都让我受益匪浅!”

  “是吧是吧,他昨天那堂课,讲的东西简直是让我茅塞顿开!”

  “你们都这么觉得!?”

  “羡鱼老师除了讲话有些毒舌外,那课是上的真好,我现在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他给咱上课,这趟入选秦洲队,就算最后不能正式出战,有羡鱼老师的课堂收获,也算是来值了!”

  旁边。

  费扬路过,听到这番对话,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果然。

  自己的感受并不私人化!

  羡鱼的课堂竟然能让身为歌王的自己,都收获巨大!

  费扬几乎都忘了上一次水平进步是什么时候,因为对于很多歌王歌后来说,他们已经找不到自我提升的途径了。

  费扬甚至以为自己的水平一辈子就这样了。

  而羡鱼的课堂,却让费扬感受到了久违的进步和提升,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时。

  费扬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好像有魔力一样,是吧?”

  费扬转头一看,原来是舒俞。

  舒俞目光闪动:“如果不是上了羡鱼老师的课,我真的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人可以让我们的实力再度提升。”

  这意味着什么?

  费扬和舒俞都心知肚明。

  不仅仅是他们,一线歌手之间都传遍了羡鱼课堂的效果。

  这也是羡鱼的课堂,很快成了香饽饽的原因。

  ……

  核心教练组的工作很忙。

  不仅仅是上课,大家还要写歌。

  把曲爹们创作的歌曲集合在一起再筛选。

  其中那些最好的歌曲是要交给歌手们拿去比赛的。

  此外。

  核心教练组每天都要开会。

  此时杨钟明就在带着九大主教练开会。

  会议中。

  聊到上课的效果。

  郑晶笑道:“咱们一群人加在一起,也没有小鱼儿在歌手间受欢迎。”

  “是。”

  陆盛看向林渊:“我就有点纳闷,你怎么这么会教?”

  尹东也感慨:“关键是,确实教出了效果。”

  “我算是服了。”

  其中一位赛季榜上被林渊击败过不止一次的秦洲曲爹无奈,自我调侃:

  “大家都是主教练,咋当老师的差距这么大呢?”

  众人大笑。

  这一听就是《卖拐》的台词。

  林渊也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容。

  课堂效果为什么这么好,林渊心知肚明。

  系统给他临时升级了师者光环,本就逆天的buff还被加强了,上课效果当然好。

  至于对选手们太严厉什么的,林渊倒是不在意。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严肃不严肃的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没有料。

  “好了。”

  大家笑闹了一会儿,主持会议的杨钟明提醒道:“今天会有记者来这儿探班,你们注意配合。”

  众人点头。

  ……

  记者要探班秦洲蓝歌队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

  事实上,各大洲脚步最近高度一致。

  大家都会有类似的宣传环节。

  一时间。

  秦洲网友都在关注。

  其他洲网友则没怎么关注秦洲的事情。

  蓝歌会是特殊期间,各洲现在都以关注本洲的新闻为主。

  比如在地球。

  咱种花家只会在乎天朝运动员们备战的怎么样,少有人会关注外国运动员备战情况。

  而就在这份关注中,正式的探班开始了。

  秦洲各大媒体代表进入秦洲歌手们备战的音乐大厅。

  巨大的空间。

  无数的房间。

  随处可见的乐器。

  音乐相关的专业设施。

  秦洲观众们耳熟能详的大牌歌手们都在教练的带领下精心准备。

  记者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探班。

  探班的同时,记者也和观众一路介绍着情况。

  负责领路的工作人员道:“前面就是流行项目组,流行项目组这会儿应该是鱼主教在带。”

  记者笑道:“鱼主教?”

  工作人员也笑了:“羡鱼主教练太长了,所以大家都喜欢喊鱼主教。”

  说话间。

  记者进入了流行项目组。

  正在看直播的网友瞬间就来了精神!

  “鱼爹在带流行?”

  “鱼主教,哈哈哈!”

  “诶?”

  “流行组好多大牌!”

  “费扬在!”

  “舒俞也在!”

  “鱼王朝几个都在!”

  “这是在干什么呢?”

  “好家伙,我怎么瞅着像训话?”

  ……

  林渊开启了师者光环,此时的他有些生气。

  流行组刚刚进行了试唱,试唱效果让林渊很不满意。

  旁边。

  工作人员凑过来小声提醒:“有记者过来探班,正在直播拍摄……”

  “嗯。”

  林渊没有去看记者,而是盯着现场的上百位歌手,神色没有太多缓和。

  此时。

  流行项目组上百位歌手全部起立站成了几排。

  费扬和舒俞等几位实力最强的歌手赫然站在第一排。

  林渊开口:“我不知道蓝歌会的评委是什么打分标准,但如果我是评委,就你们刚刚的演唱是拿不到我太多分的。”

  一群歌手低下头。

  旁边的工作人员眼皮直跳,看着旁边拍摄的记者,恨不得掐断了直播!

  好家伙。

  竟然刚好拍到鱼主教训人的镜头!

  这一幕要是让观众看到会不会影响不好?

  不对。

  这工作人员无奈,因为观众已经看到了。

  ……

  直播没有延迟。

  林渊训话的一幕完全落到观众眼中。

  “噗!”

  “还真是在训话啊?”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鱼爹这么严肃的样子。”

  “好可怕!”

  “突然想到我的数学老师!”

  “这么多大牌歌手竟然就这么甘心被训?”

  “鱼爹太勇了!”

  “上百位大牌照训不误啊这是。”

  观众瞪大眼睛!

  林渊的训话才刚刚开始,他看向第一排的某个矮小身影:

  “江葵,你刚刚的试唱水平,弱的像个一线歌。”

  现场一线歌手:“……”

  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看直播的观众:

  “噗!”

  “弱的像个一线歌手?”

  “这话哪里是在喷江葵啊,这是借着江葵,批评了所有一线歌手啊!”

  “毒舌!”

  “我怎么瞅着这么想笑呢?”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鱼爹嘛?”

  江葵低着头,委屈的不行,记者还使劲给她安排镜头特写。

  整个一江葵版“委屈·jpg”表情包。

  训完江葵。

  林渊道:“我相信你们也听明白了,我对你们很不满意,看江葵干什么,说的就是你舒俞!”

  我去!

  训完江葵还不够。

  你连舒俞都要训?

  这可不是你鱼王朝的人啊!

  记者第一时间抓拍舒俞的表情。

  然而让记者和观众都意外的是,号称脾气不好的白天鹅舒俞被羡鱼点名,并没有不满亦或者不服之类的情绪,反而在林渊直射的目光中默默避开眼神。

  林渊可不在乎什么记者拍摄直播。

  师者光环一开,他进入的是老师角色。

  在一个认真负责的老师眼中没有什么学生是不能批评的。

  他对舒俞很不满意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舒俞态度不认真。

  她觉得自己比一线歌手的水平高,试唱的时候很敷衍。

  以林渊的眼光毒辣程度,谁训练的敷衍,他是一眼就能够看穿的,所以他说话也比较直接:

  “你要不行就滚蛋,换个人上。”

  “歌后?”

  “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林渊这一顿训话下来,舒俞已经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观众都服了!

  “这还是我那骄傲的白天鹅嘛!”

  “我滴个乖乖。”

  “就算是面对曲爹,舒俞也不至于这么怂吧?”

  “前面几位主教练上课的时候,台下歌手们可是活跃的很啊,咋这边的画风这么严厉?”

  “这么多顶级大牌凑一起就没人敢造反?”

  “哈哈哈哈,这句话太绝了,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然而训话还没有结束。

  批评完白天鹅林渊又看向费扬。

  费扬和舒俞是一样的问题:“你和舒俞是商量好一起糊弄我来了?”

  费扬低着头,不敢有丝毫反驳。

  林渊依然瞪着对方:“你现在除了是秦洲排名第一的歌王之外,你没有任何的头衔。”

  费扬头低的更深了。

  林渊扫向众人:“一个个的,啥也不是。”

  电视前的观众都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是秦洲第一歌王外,啥也不是?”

  “费歌王好惨!”

  “堂堂霸王竟然沦落至此!”

  “羡鱼:难怪你一直都是万年老二。”

  “哈哈哈哈,鱼主教太威武了,兰陵王归来啊这波是,而且比当年还要狠!”

  “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啊!”

  “兰陵王·羡鱼上线,全体歌王歌后罚站!”

  “这么多人,咋就不敢造反呢,再牛的曲爹,也不敢冲着上百个大牌,劈头盖脸一顿骂吧?”

  这事儿本身倒没有人觉得不妥。

  表现不好被教练批评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觉得古怪的是,这群大牌被羡鱼训成这样,竟然没有丝毫反驳的胆量!

  一个个低着头。

  就跟逃课被老师抓住似的。

  就算是曲爹也不可能一口气镇住这么多大牌歌手啊!

  而最让大家感到好笑的,是羡鱼毒舌的那些话。

  什么“弱的像个一线歌手”。

  什么“队里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什么“除了是秦洲排名第一的歌王外啥也不是。”

  都特么是歌坛最顶尖的荣耀,到了羡鱼的嘴里好像不值一提!

  这场训话,足足进行了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后,林渊才结束。

  有记者想要采访他,结果被林渊一个眼神扫过,默默后退了两步。

  拍摄了一下林渊的背影,记者们又用镜头瞄准歌手们。

  怎么说呢?

  明明群星荟萃,秦洲最顶级的歌手,大多都在这。

  然而观众此刻感受不到丝毫的星光璀璨,这群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全蔫了。

  记者抓住其中一个歌手采访:“你们为什么会被羡鱼老师批评?”

  这名歌手跟犯错的小学生似的:“唱得不好。”

  费扬也被拉着采访:“训练过程中会和主教练有冲突吗?”

  费扬反问:“为什么冲突?”

  记者纳闷:“我看大家被主教练训话……”

  费扬没好气道:“学生犯错被老师骂不是很正常么,你上学时候就没被老师批评过?”

  怼完记者,费扬直接转身。

  记者愕然了好半天,突然意识到,费扬称呼羡鱼,竟然不是主教练,而是老师。

  他竟然心甘情愿的自称“学生”?

  ……

  这段探班直播迅速传遍了秦洲。

  羡鱼训话过程中的诸多名言更是被广泛传播!

  “哈哈哈给!”

  “鱼爹这训话太给力了!”

  “什么队里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我怎么听着像炫耀呢?”

  “流行组确实遍地歌王歌后。”

  “这场训话,信息量非常大啊!”

  “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琢磨出味儿来,鱼爹在歌手之间的威望非常高,如果不是这样,这群歌坛大咖怎么可能乖乖的站在那任由他训斥?”

  “最值得注意的,其实是费扬那段话。”

  “他说自己是学生,羡鱼是老师,老师训斥学生天经地义。”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群人都加入鱼王朝了呢,因为除了鱼王朝之外,我没想到鱼爹会敢当面训斥这些人,这可比当年的兰陵王时期,批评的狠多了。”

  ……

  音乐大厅内部。

  核心教练组的会议。

  众人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渊:“你可是一点都不给那群歌手留面子啊!”

  “面子可以自己争取。”

  林渊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哪怕他已经暂时关闭了师者光环:“如果他们在蓝歌会上拿下足够分量的奖牌,那才是最有面子的事情。”

  众人失笑。

  这事儿没什么坏影响。

  主教练严格要求不是错。

  杨钟明也支持林渊这么干,他甚至让大家跟着学:“该训就训,不用担心影响,都严格起来,别顾及情面。”

  其他主教练苦笑。

  他们可没有羡鱼这魄力。

  曲爹乐坛地位再高,也不能逮着大咖表现不佳就一顿臭骂啊,总归是要留几分面子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