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路德维希的口头承诺与黑狐进一步膨胀的野心_留里克的崛起
帝都小说网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1220章 路德维希的口头承诺与黑狐进一步膨胀的野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0章 路德维希的口头承诺与黑狐进一步膨胀的野心

  沿着萨尔河不断破坏的黑狐带着大量的战利品顺利回到了科布伦茨。

  行动非常成功,收获极为巨大。黑狐的心情不禁飘飘然,似乎只要自己有更多的兵力就可以进行更大规模的破坏,能得到的或许也不该仅仅是财富。

  如果有机会,是否能得到更多的土地呢?毕竟越是向南气候越温暖,这对北方人的诱惑有如蜂蜜。

  黑狐所认知的法兰克船只就是一些小舢板,并非他的孤陋寡闻,实在是能见到的就是一些小船。

  反观自己的长船可以轻易运输三十名乃至更多的战士,固然战士们只能沿着河流发动劫掠,偏偏法兰克的主要城市就是沿河建立,无形中就是给自己提供劫掠机会。

  “也许,我兵多了还能把梅茨洗劫。”

  年轻的黑狐胖似肥海豹,这番远征吃得不好睡得也不佳,若非是大发横财就叫苦连天了。

  他被迫瘦了一些,眼神敏锐的部下纷纷注意到这一点。尤其是他自己,束腰的宽大皮带的挂扣,不得不向后缩一个孔眼扣上。

  归来,他们在拿骚村庆祝伟大胜利,吃的是现宰的羊,喝的是货真价实的苹果酒。

  大量的战利品堆积在拿骚村,那些跟着军队远征的本地民兵,他们也带着实用的战利品搬入家中,并于家人兴奋地数钱完。

  教士康拉德身穿黑袍,带着下级教士就站在船队登陆的码头。

  他只是安静看着,低语坦言:“最虔诚的人也被他们蛊惑。我们的女伯爵和她的男爵丈夫,已经成了强盗!”

  他的悲观滴咕自然被下级教士听得真切:“那么,上帝会责罚他们吗?”

  “惩罚?只有上帝知道。”

  “可他们是去抢劫。如果,罗马方面知道此事,岂不是可以绝罚?”

  “绝罚?”康拉德神父苦涩一笑,“他们真的在乎吗?说到底他们是诺曼人。再说……”

  康拉德的话戛然而止,所谓有的事可以知道但不能明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黑狐这个北方小胖子劫掠是真,给路德维希国王办事一样是真。

  公平的说这小子办事迅速、野蛮、高效、效果卓越。

  再说,被恰了教会十一税的收入,修道院十分需要女伯爵给的资金过日子,等于说康拉德等教士被动享受了劫掠红利。

  要如何证明自己的确破坏了萨尔河桥并斩获很大?一些信物足以证明这些。

  黑狐已经受封威斯巴登男爵,很大程度上他与索菲亚拿骚已经在地理意义上得到了来茵高,夫妻二人是事实的来茵高伯爵,但时代变了,现在有的,是领地范围更庞大的拿骚伯爵。

  小小的兰河河谷萌生出一支强劲的政治、军事力量,对于路德维希无异于得到了一只勐犬。

  这只勐犬也容易伤主,只要控制的好一定不会有问题。再说即便出了一些问题,也不是当前的大问题。

  换源app】

  秋收时节就在当前,几乎是战争双方的默契,秋收农忙时期的月末两周是不打仗的。

  不过,自己在大哥眼里是必杀之人,路德维希决议不讲武德。秋收的八月他欲主动发动进攻,沿着罗马大道直击凯泽斯劳滕。

  他并不知道自己派出的“黑手部队”是否真的破坏了萨尔河桥,但此事对整个战局并非非常紧要。桥梁垮塌最好,就是不塌,也不耽搁全军的攻势。

  一个极大的问题正困扰着路德维希,兵多有兵多的麻烦,战兵膨胀到三万人规模,哪怕里面有着大量的武装民兵,三万张嘴天天要吃粮!

  路德维希原本没有这么多的军队,他的直属军队两万余人,其余军队尽是大贵族的同盟军。

  因为,萨克森公爵真的柳多夫带着五千大军来了!

  萨克森军皆一身黑衣,军队披甲率很低,然士兵大规模使用长矛。他们尽量拍成整齐队伍,走过公爵的旧封地威斯特伐利亚,沿着现成的罗马大道很讲规矩得贴着图林根侯的领地边缘走入法兰克福,再顺路抵达美因茨,就在柳多夫讶异的眼光中,他的五千大军硬是靠着路德维希租借搞到的维京长船顺利渡过来茵河。

  五千萨克森军携带的给养有限,到头来得是得迫使路德维希破费。后者是能从科隆索要了一批粮食和钱财养军,但他也持续不了多久,冬季不打仗,东王国并没有能力支持三万军队驻扎到明年夏季,而他也寄希望于一场大胜,直接反杀自己的大哥。

  三万大军也许够了!如果自己才册封的科布伦茨-拿骚伯爵,即诺曼贵族保罗黑狐,带着他的战士办事顺利。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

  “我如果直接占领整个萨尔地区,能都就在今年直接围困斯特拉斯堡,拿下这座城?如果洛泰尔就在城里,是否可以逼他签署城下之盟?”

  归根到底,路德维希不想否定大哥的权势,但父王赐予自己的权势不可丧失。

  东王国的贵族在增兵,此事中王国在凯泽斯劳滕的军队很清楚。

  梅茨伯爵的部分军队,以及效忠洛泰尔的部分常备军,乃至从本地村庄抓到的男丁构成的民兵,他们就在凯泽斯劳滕的被一大一小两座山保护的山坳里。

  普法尔茨山与北孚日山的大量山坳可以藏兵,劳特河穿流凯泽斯劳滕,向北近存在一个宽度仅一公里的山口,或许只要把全部两个山口堵住,其内的军队就是瓮中之鳖。

  路德维希想到了一个好方略,他需要和自己的大贵族们好好聊聊的,恰是这个时候,黑狐携夫人,带着可以证明自己成就的战利品高高兴兴抵达美因茨。

  渡口区域船运繁忙,被租借的长船是主要的运输力量。

  “奇怪,你们很聪明吗?我还以为你们不善划船。哦?那是什么?居然是萨克森人?他们真的来了?”

  仅在河面漂着,通过左看右看黑狐就注意到路德维希军队的膨胀。

  罗斯的旗帜极为明显,当前在拿骚伯国还没有设计自己的旗帜,黑狐索性依旧以罗斯军队自居。

  当然他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绰号黑狐,绰号成了名字,只怕那些东王国的贵族都会以“狐狸”做戏谑称呼吧?

  当穿着蓝纹白袍的拿骚伯爵军登陆,码头的闲杂人等纷纷回避。毕竟他们就是货真价实的诺曼人,大量的东王国的士兵尚不觉得此乃友军,和他们走的太近搞不好还要遭遇霉运。

  “荒唐?还躲着我们吗?”瓦迪气不过迪扭着脖子,他不想多耽搁,就劝说黑狐:“这次我们别傻站在这儿。就带着战利品在城里招摇过市!”

  “我看行,估计无人敢拦我们。”

  高调仰着罗斯旗帜,从长船上卸下的手推车完成拼装,车上的木箱装运的尽是大量的法兰克风格头盔,乃至应该可以证明萨尔男爵被杀的信物。

  仅仅是一身衣服就足以逼得大门的卫兵战战兢兢中退却。

  这些北欧人壮如大熊,他们护卫的贵族一身珠宝贵气逼人,而那些手推车上的头盔赫然记录着他们的杀戮。

  试问哪个小兵敢阻拦呢?

  入城,美因茨城内依旧一副脏乱差景象。大主教奥德加虽将美因茨大教堂作为主教坐堂,彼时所有教士都不能想象这座城会成为巨大军营。

  城外已经出现大量的木棚,棚舍内住着大量战士。每一天户外都是人声鼎沸,庞大的军队驻扎这里不只是三万张吃饭的嘴,更因糟糕的纪律给本地居民巨大伤害。

  美因茨附近村庄的女人被远道而来的士兵糟蹋,士兵干脆化身劫匪进行偷窃。

  不只是图林根侯爵的军队这么干,刚抵达的萨克森公爵军一样对自己士兵的放纵有所袒护。

  民众无法投诉,就算是消息传到了大主教的耳朵里,奥特加主教也只能昧着良心当无事发生。

  奥特加还能做主教,本质就是与路德维希本人做了政治交易,他要为东王国军的一切行为背书。

  至于那些大贵族军队,路德维希的态度真可谓又爱又恨。

  行宫卫兵急匆匆走近路德维希的寝宫门前,谨慎地呼唤一位大贵族请求觐见。

  路德维希的午觉被吵醒,起床气上了头,先是痛骂两句才问询来者何人。

  卫兵心在打鼓,又道:“是狐狸!是狐狸啊!他们自称真的毁掉了萨尔河桥,还把当地贵族杀死了。”

  “什么?萨尔河桥塌了?”

  “是!狐狸就是这样说的,并带来大量的……头盔作为证据。”

  现在的路德维希迅速清醒,他清清嗓子一声怒吼:“放肆,本王封的威斯巴登男爵岂能被一介侍卫称呼为狐狸。你们!传话让狐狸……啊不对。让威斯巴登男爵来见我。”

  明明是路德维希首先称呼狐狸的,上行下效就都开始称呼为狐狸。

  黑狐不觉得这算是侮辱,既然得到国王许可,他便一手搂着妻子的肩膀,两人直接走进路德维希的行宫。

  也许一个女人不该冒然觐见国王,除非她是地位很高的女贵族。

  索菲亚拿骚是真正的女伯爵,她可谓兰河的女儿,也是维系兰河流域各定居点与外来的诺曼军队一统的纽带人物。

  这不,两个年轻人站在了路德维希面前,按照年龄,他做两人的父亲都是够格的。

  路德维希需要听话的、能给自己打胜仗的贵族,现在黑狐这小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有着充分的利用价值。

  那么,在黑狐的眼里现在趾高气昂的路德维希又算什么?一个王者?不!只是一个身份很高的大贵族,仅此而已。

  相比于索菲亚的拘谨,黑狐非常放的开,他才打了胜仗,现在正是心气高傲。

  “卫兵告诉我,你真的破坏了萨拉布吕肯?”路德维希平和地问道。

  “那是当然。经历了一场大战,是我赢了!”

  看着小子高昂的下巴,若是现在有阳光,那下巴都能被晒黑。

  路德维希嘿嘿一笑:“那么,你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真的毁了它?”

  “怎么,你在质疑我?”

  “何以这么问?不是很正常的怀疑吗?那可是南方军队北上的必经之路,就被你轻易毁掉?”

  “打了一些大战。这都不是问题。”说着,黑狐摇摇头,依旧狂傲道:“你是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武力至关重要。我其实完全不需要辩解什么,再说那个桥对我也不重要。”

  “哦?那么你觉得什么重要?”

  “财富!我要的是财富。这一次我们洗劫了多个修道院,不仅仅毁掉桥梁,还烧毁城市与粮仓。凡是能带走的粮食和美酒我都带走了。而你,依旧要给我一笔好处费。”

  越是理直气壮越说明确有其事,路德维希心中暗自欣喜。“你打算要什么?钱财?土地?本王已经册封你是威斯巴登男爵,这还不够?”

  “我要更多的土地。”

  “你?贪婪!”路德维希带着笑意的脸庞,眼皮可是激动得颤抖:“你还要我封你做哪里的贵族?你可知道,还没有人公然向我索要封地。”

  “但我不是法兰克人。我是罗斯人。”黑狐敲打着胸膛:“我向你效忠,如同背叛了罗斯。你必须给我更多的奖励。”

  “你这小子!”路德维希不仅呲着狼般的獠牙,“听着,我作为镇守帝国东方的贵族之主,我看得上的都是开疆拓土之人。你要封地,那就自己去打,打出来的领地我可以批准。”

  “这正合我意。”黑狐暗笑,“我已经有了目标。”

  “哪里?”

  “萨尔高。”

  “你是认真的?那里,并不是我的领地。”

  黑狐摇摇头:“如果大王打赢了内战,你大哥的大量封地不就是你的?效忠你大哥的贵族反正被杀了,而我效忠你,我来在这些空白的地区做贵族,可有不妥?再说,是我洗劫了萨尔河,我很喜欢那里!”

  “你?你还想做大贵族?”

  “难道我没资格吗?”黑狐随性一说:“我无所谓,我妻子可是真正的拿骚伯爵,我的儿子也必然是拿骚伯爵。我们为你的内战出力甚多,理应得到更多奖励。给个痛快!让我妻子兼任萨尔高伯爵。”

  索菲亚一直在旁听,听到丈夫这么说,大吃一惊的自己不停的哆嗦。她下意识觉得不妥,仔细一想又有愧疚,毕竟洗劫萨尔河的军队的本质就是拿骚军,洗劫一事她要杜泽。

  但索菲亚对弑杀毫无兴趣,看到死尸都会惊得尖叫。

  看看小姑娘讶异的脸,她的眼神似乎在抗拒。抗拒有用吗?路德维希捏着胡须不禁要所想,所谓如果黑狐一伙儿失败了,就不会动此念头。其妄想必须建立在萨尔高伯爵一家全灭的基础上房客取而代之,估计黑狐是真的成功了。

  再说,如果战争以和谈的方式结束,东王国的领地一定要南扩到萨尔河,整个来茵兰地区作为战略缓冲,这里的大贵族如果是黑狐与索菲亚的拿骚家族,会如何?

  萨尔男爵和南方的很多贵族沾亲带故,黑狐举兵杀了他就得罪太多人。有个愣头小子愿做挡箭牌,居然还有这种好事?

  路德维希不懂这小子是真的自信还是蠢得可爱,亦或是有阴谋。

  这都无所谓,军队即将南下,现在多了个黑狐加入,自己的实力更强大了。

  即便还没来得及欣赏黑狐带回来的战利品,路德维希已经做出重大决议,哪怕现在还只是口头上的。

  “好吧,我封你为萨尔高伯爵,你喜欢就好,任何的风险自然也有你担着。”

  “那是自然。若无此觉悟,我也不会提这方面的要求。”黑狐如是说。

  话说黑狐的举措并非一时兴起,他的确举兵劫掠萨尔河,然当地的气候、风光比拿骚还要好,当时盛产苹果酒、樱桃酒,其环境之优握还能生产更多的葡萄酒。

  这些酒都能大规模向北方出口,追求财富的黑狐想明白这些便想要取而代之,至于当地人遭遇滥杀也无妨,先把领地占有,日后从北部封地向南移民就好了。

  黑狐就是想向亲朋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断不会放过这一机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idou9.com。帝都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ido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